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也说庞麦郎  

2015-01-16 20:56:51|  分类: 我的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没有看《人物》杂志的那篇专访文章,我根本不知道庞麦郎是谁,更没有听过“摩擦,摩擦”的滑板鞋之歌,网络上的红人红歌好像有点自我登基的意思,不管拥趸者是百万之众还是纯粹臆想的百万之众。

很久以前,就是刘德华那个著名歌迷杨丽娟,举家追星到家破人亡,全国媒体大炒特炒之际,我曾经也以此为话题做过一期节目,邀请过一个歌迷。他叫什么名字完全忘了,只记得是个正在上技校的小男生。我打电话给他说明意思,片刻之后,他用微微港台腔的语调回答我:上节目?不知道我有没有档期呀。

我一下有点口吃:你,你是还在上学吗?

他说:是呀。但是忙着去机场接各种明星,以及捧各种星星的场,不一定有时间上节目。我说那你有时间上课吗?他笑了一下,说还行。想起他独特的发音,让我听惯了“太普”(太原普通话)的耳朵有些敏感,忍不住又问:你是本地人吗?他又笑,是呀(冲这点,他比庞麦郎实诚)。

这样一个泛星迷,博爱着各种星星,为追星追得把自己“档期”都排满的小男生,一番调度之后,毫不意外的参加了我的节目。当时邀请到的还有一位刘德华的歌迷,节目后悄悄问我:他是不是有毛病啊?

看到对庞麦郎的采访文字,我眼前浮起的就是那个小男生。

只能说,奇葩年年有。

庞麦郎引起纠纷是因为对他的采访引发了争议,先是庞麦郎出来否认根本没有接受过采访,又有虾米音乐为他辩护,采访记者只好忙着自证清白,连身边的亲人也遭到了扫射……到底是对一个为出名几欲发狂的人的真实刻画,还是一个记者以优越感压榨了一个公民的隐私呢?

我疑惑的是记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职业,对一个草根歌手的描摹程度越过什么样的界限就算不尊重,就是揭露隐私?一个渴望走红的歌手,也还算有一首为人所知的口水作品傍身,到底算公众人物还是籍籍无名的个体?

骂王思聪,骂李银河不会引起什么波涛,说庞麦郎旅馆的床上有他“透明的皮屑,花生米”就是讽刺?那么,如果这是在描写袁隆平的房间,是不是又会成为他大行不顾细节的佐证?

关于记者,在强势和弱势的阵营里,我觉得没有比这个职业转化更快的了。当你为农民工讨要工资成功,记者就是正义的代言人;当你被城管打了或者被要求道歉,你就是缩在床角的一枚干果。所以,大家也就约定俗成的认为,记者在庞麦郎面前就一定是居高临下的姿态,在王菲面前就是爬墙爬树的狗仔。

网络上的英雄就像放出瓶子的魔鬼,看起来威力无匹,但消散其实只需一句咒语。当《人物》记者描写庞麦郎时,她是那个主宰着话语权的人;而当她被攻击时,所谓“三千毛瑟枪”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一个来自陕西汉中的年轻人,操着一口未脱乡音的声调,说自己是台湾人。这种原乡自卑病,很多年前很多人犯过吧,眼熟吧?是不是该真实呈现出来呢?问题是呈现出来之后,你看到的是记者的傲慢还是庞麦郎的焦虑?

所谓真相,永远是你想看到的那个真相。

对一个明显病态的人,清醒的旁观者应该做的不是继续看他谵妄的表演,而是该给他看医生。

我又想起多年前那位博爱的追星男,愿你已经开始熟练使用太原普通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