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离婚进行时  

2013-07-07 14:10:32|  分类: 人到中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一点光景,手机顽强震动,直至我不情愿睁开睡眼。

“三姐..….”他在电话那一端直入主题,诸如“打扰你睡觉”之类的话一概忽略。

他是我二爸的小儿子,天良。十几年前被招赘入女家,做了上门女婿,连姓都改成女方的王姓。算起来现在是也是35、6岁的人了,已是一双儿女的父亲。

他问,丢一个肾对身体影响有多大?我就明白他大概是想卖肾了。果然,他说西安有一家医院说能联系到买主,一个肾能卖三五十万,但是需要他先掏1000块钱检查身体。

我知道天良卖肾肯定不是为了换回一部IPAD,我庆幸他本来就不多的理智还能让他想起给我打个电话。于是给他讲了这其中种种不靠谱,才问:你怎么就想起卖肾了呢?

他说,日子过不下去了。

我知道前几年他家里刚盖了房子,现如今对普通人家来说,哪个盖房买地不都是像脱层皮一样?

他入赘这些年,基本就是家里的主劳力,开一辆农用三轮车以拉砖为生,整个流程还要包括搬砖和卸砖,这就意味着他每天要装卸成千上万块砖头,弯成千上万次腰。前几年见他,已经是一脸风霜,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都透出不肯随身的将就。

那时他说他的腰已经有问题了。

    农民的生活怎么叙说都离不开辛苦二字,不管怎样总算把房子盖起来了。期间,岳丈死了,农用三轮车丢了一辆,之后又买了一辆,去年因为无照驾驶,又被没收了。

卖肾的话题之后没几天,他打来电话说,媳妇跟人跑了。我心想,敢情之前只是一个引子,重点在这儿。

我问,你打算怎么办?

他说我不走,我就是离婚也不离家,还有俩娃,和我妈在一起。他说的“妈”是他的岳母,口气亲密得赛似亲生,决绝的又像一个节烈的寡妇。

我梳理了一下这个家庭的现状:一个岳母,两个孩子,一个女婿。牵连三方最主要的粘合剂自动脱落。那个女儿、妈妈和妻子扔下这一切身份,走了。用某人的话说,眼珠子不在了,留着眼眶子有啥用?

我这个坚决的弟弟,坚持要把他的“眼眶子”工程做下去。我说,人家尽管出走,但毕竟是她妈妈亲生的女儿,什么时候说回来,当妈的能忍心挡住门不要?我还有一句话藏着没说,就是那女人如果再领一个上门女婿来,你到底算哪门子呀?

天良骄傲地说:现在我妈和我一条心。我说我不相信。

于是电话瞬间被换了主人,一个伶牙俐齿的女声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告诉你,我是下定决心了,从今以后这个家只认天良一个人,以后这个家业也都是天良的!

我就像一个实施离间计不成的小丑一样,只有说“那就好”的份。

 

再过几日,天良又来电告知:女方去法院起诉了,要和他离婚。他问,三姐你说我咋办?

后来我终于弄明白,他问咋办的意思,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离的意思。我试着按照他的思路想这个问题,既然坚决不离家,那当然应该不同意离婚。可是女方刚离家一个多月,就迫不及待去法院起诉,自然是去意已决。

这婚不离估计也不成了,顶多是个时间问题。

天良一个劲问,法院会不会判离,法官会怎么问他,他该怎么对答……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是过错方,有什么就说什么,怎么连话也不会说了?

他嗫嚅道:我就是不会说,我心里怕。

我好像有些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坚决要离开他的原因了。

离婚刚刚进行到第一次调解阶段,不知道天良的“家”最终会不会还是他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