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再忆凡吾  

2012-09-21 09:57:59|  分类: 人到中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快国庆了,长安发来他的《痛忆凡吾》。原来已经十年过去了。十年生死两茫茫,凡吾已经轮回到何处,我不知道。毕竟和长安与他的友情相比,我对凡吾的了解很少很轻浅。

十年间活着的人辛苦辗转,有时甚至会想,“死”是极有诱惑力的去处。日子就这样过了,在纠结中,在算计中,在煎熬中,在一点点甜蜜中。

   十年间有我至亲的父亲去世,相比之下,凡吾的影子更加稀薄。但是看到长安的文章,那个奇高鼻子,瘦骨嶙峋,声音洪亮的年轻人又站在我面前。原来死亡还有这样一件好处,它成功地阻遏了岁月的侵袭,凡吾于是永留在年轻时代,而活着的人无一幸免。

   长安文中的记叙,我几乎全无印象。就好像对于曾经的同学,记得的只有个位数的几个。现在才领悟,原来我只是自私地活着自己。就像撑着一顶蚊帐,外面只有影影绰绰,毕竟隔成两个空间。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现在才有了“改过自新”的念头,做个脚踏实地的人。

   前一段时间梦到爸爸,他已经变回了中年时的模样,一副踌躇满志奔向新生活的劲头。我爸是A型血,凡事有些悲观,他都有了新方向,可见状况不错。而凡吾这样的人就是轮回十辈子也是一个热血青年,他就是喝八碗孟婆汤也忘不了一腔激情。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真是一个诗歌的末世,呈现出一种回光返照的色彩。我和我的有限的少年朋友都沉浸其中,诗文互答,从不感到羞惭,因为青春的本色参演,让一切瑕疵、浅薄都可以忽略不计。

   女人是天生的叛徒,对于故乡的忘却和逃离最为彻底。我自打懂事就谋划着有一天走出去,娜拉的出走结局从来就是不乐观。但是因为基因里的浮华,那时候只心心念念想着离开,离开。在以后长久的时间里,咀嚼着的是为此付出的代价。

   这个结论是在我爸爸的葬礼上明白的。我从小不屑于了解家乡的一切,那些沾着尘土、带着陈腐味道的老故旧,在多年后看来才那样有意味。葬礼上那些风俗仪式,原来那样迷人,在拖腔拖调的唢呐,在司仪古意十足的声音里,死亡被演绎成一篇隽永的文章。有同学来了上香,我说鞠躬就可以了。他说,那不行,按咱这儿规矩办。于是趴下去磕两个头,我回礼,再磕两个。

   那个时候起,我真想有一天死去时能回去,埋在土里,躺在棺材里,笑看自己成为沉默的主角,接受死亡的赞颂。

   城市化的进程让乡村变得荒凉,城镇变成工地,因为急躁一切都显得荒腔走板。李凡吾若活着,他一定是忙活在各个婚礼或者葬礼上的主角,坚守着最后的礼节。他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如果活着,他也许比我们还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