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草本相宜  

2011-09-11 17:11:11|  分类: 人到中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因脚患风疾,朋友远程会诊,开了两副方子。拿着方子去药店,看那一列墙的柜子,总是无缘由的心生好感。这次好容易有理由多站会儿看看。药草的香味在我的记忆中甚为牢固:那是上初中时突然患了皮肤病,爸爸便带我开回几副外洗的药材来,煎煮过的药水擦洗之后,身上有了一种浓郁的药味,便觉得自己都清高了许多。可惜一进班里,便有同学捂起鼻嘴,我只有自己陶醉在药香里。

这次的开的药又有一剂是用来煎煮之后泡脚的,简直在帮我重温记忆。鲁迅厌恶中医,因为庸医总喜欢在“巫”字上做文章,加之家道中落,又有沉疴父亲,鲁迅的性情原本苛责,估计恨谁就恨得刻骨铭心。

我只觉得那些奇怪的草药名字随机排列组合一下,便幻化成不同内容的药方,治疗不同症状的疾患,真是神奇。近来陪人问诊的次数也多,只见那医生完全没有装神弄鬼的嫌疑,三个手指轻扣尺关,嘴里不过就是问些寻常话:嘴苦不苦啊,腿凉不凉啊,身上燥不燥啊,起夜如何等等,一副方子已然从手下流泻出来。我看一遍再一遍,仍觉得神奇,不由心生崇敬。

今儿又去药店抓药,那抓药的柜员看了方子,便说:去风的?腿疼?仿佛那方子就是接头暗号,懂的人看来就是一串流利的文字。过去看陈明仁的书,他说解放前他常去一些殷实人家出诊,碰到一些老主顾,也是懂医的,医患两方还要对这方子讨论一会儿,这种情景想想都动人。朋友为我开药,还为我解方子,这过程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就像是解谜。于是不由想到前几天我去拍片子,被关一间封闭的屋子里,坐在冰冷的机器上,听着医生从麦克风里传来口令:向左!向右!翻过来点!下来!等出来想和他多问几句话,他头也不抬:50几了?我搭话的兴致彻底消灭了。

今天问那药店的柜员:这几年吃中药的人是不是又多了起来?她说是。大部分开的都是保肝护肾的药,因西药吃多了,把肝肾吃坏了,回过头来才求诸药草。

我想我老了大概会是个固执的老太太,每天挂着老花镜去中药柜台上兜兜转转,有了病不管懂不懂自己先抓挠半天,对孩子们推荐的医生一律怀疑,然后再无例外回想“我们那时候”。

但愿那时候我信得过的医生朋友都还健在。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