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家史难叙  

2011-07-10 19:32:57|  分类: 我的生活我做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妈妈幼年失怙,5个月时没了母亲,父亲远赴内蒙(当时叫绥远)工作。70多年后,她终于有闲情逸致想把童年这段历史记述一下,写了一篇《遥远的记忆》,我帮她发在报纸上。我妈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有人上门踢馆了。

我妈尽管已经年过70,但还有两位至亲,一个姨姨和一个舅舅,两个人加起来超过160岁,一个耳朵听不见,一个眼睛看不清。但这不妨碍他们的记忆和激情,尿得近了,看得远了,这话真有道理。两个耳背眼花的人不知道通过几轮艰苦谈判,终于达成了共识:他们这个70多岁的外甥女是满纸荒唐言!鉴于这篇文章是我发表出去的,也难逃干系!

终于有一天,我的80多岁的老姨在家门口成功堵截了我,只见她戴上老花镜,拿出一张纸,原来是《遥远的记忆》的复印件。上面用铅笔勾勾画画,她虽然没做过老师,但是条理之极。

其一:你妈说她童年坎坷,她坎坷在哪?!从小姥姥,姨姨,舅舅最疼她,怎么能叫坎坷?

其二:你妈说她暂居在外婆家,一下住了十几年,这能叫暂居?

其三:你妈生于1940年,1950年她应该10岁了,这上面写她6,7岁,这不是胡说吗?

其四:我们对她这样好,她都不说,偏偏回忆她的父亲,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综上所述,你妈她忘记历史,背叛历史,歪曲历史。这样的文章还能发表?要追究编辑责任!

老姨说罢,拿出一封信,这是我的老舅写给我的,老舅大人原先是做过单位的书记,喜欢讲话,尤爱辩论,最后结语时往往说一句:你说我讲得有道理吗?我们一般齐声说:对!有道理!于是皆大欢喜收场。

这段涉及到众多人记忆的历史大致是这样:我妈妈年纪很小失去父母,在父亲的家族里难有立足之地,只好回到姥姥家,姥姥亲,舅舅疼,姨姨爱,大致没留下童年阴影。但是我以为,一个没父母的孩子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要谈幸福,终究是奢侈了一点。

冲突就在这里:我妈健在的两位长辈一致认为,在他们的疼爱之下,童年只有幸福一说,怎么谈得上坎坷?要回忆也应该回忆他们的哺育之情,怎么却单单回忆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父亲?

老姨自己充分表达完毕,并且尽职尽责把老舅来信也给我传达完毕,静静等我回音。我说那你们现在是想要什么结果?她说要个说法。要不然去告报社。

好歹我才40岁,脑子转得到底快一些。我说这样吧,我来给老舅回封信,文章毕竟是我改过的,也是经过我发表的,要追究就追究我的责任吧。于是立刻拿出我的久无用武之地的宣纸信笺来,诚恳承认错误的同时,稍微辩解一下:文学作品它不是历史传记,有点误差在所难免。巴拉巴拉,在我老姨的监督之下,挥笔立就,用了三张信纸。

老姨揣上信,颤巍巍走了。不知道她和她80岁的弟弟还要经过多少研究,再来公布处理决定。

几苗人的历史尚且如此,一干人等的历史可信度有多少,自己打量着看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