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 原来母亲节  

2011-05-08 15:01:12|  分类: 人到中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节还没到,什么磕头啦,洗脚之类的新闻已经满天飞。评论们更是不甘寂寞:给父母磕头有碍五四精神,五四精神是个啥?难不成德先生赛先生当年来到中国的时候就准备把国人的膝盖都搞成钢板一块?

我家孩子最不爱干这些应景的事,不过还是比较主动地磕了个头。不错,受用。昨晚逼着她给我倒了洗脚水。水热,她两只手按住我的脚往水里按,有点林冲被两个差人烫脚的意思。整个过程充满了敷衍,但我还是比较满意地睡觉去了。

   原来有个老年报的同行,好几年前就听她无意间跟我说起,她一直帮年迈的婆婆的剪脚趾甲。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倒也罢了,因为都和一个男人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别别扭扭走在一起,俩人还能处出这种关系,实在不易。

   几年前我妈妈来我这儿小住,偶尔也给给她洗洗脚,搓搓澡,洗件小衣什么的,但说实在话,做起来不如给孩子干这些事来得自觉自愿。而最初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妈妈倒还显得有点过意不去的似的。到底谁欠谁的啊?搞得本末倒置。

   所以我坚信应该从小让孩子有这种付出意识,要不伸手成了习惯,哪天咱一个不小心没赶上给人家及时服务,人家即使不掏出刀子扎我几刀,就是说几句狠话我也受不了啊。这些年我的软肋就在不知如何拒绝她,不知怎样能对她严厉点。

   回忆我和我妈的关系,她总是被我教育,尤其到了晚年,更是如此。好在我妈是个比较听话的学生,不费多少脑筋她就点头称是。不像我女儿总是长着反骨,而且造反的能力与日俱增。我把大半的时光花费在和她苦口婆心上了,结果人家很少有买账的时候。

  

回忆起很小的时候,大约也就是三四岁吧,我坐在妈妈车子的横梁上,路边有农人正在打土坯,那时候自建房还很少用砖,而我们的方言中,这种土块叫:互界。我妈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这叫土坯。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同是中国人说的也不是一种语言。

我女儿两三岁的时候还不怎么会说话,有一次回到妈妈家住了很久,回来之后学会一个名词:拖拉机。完全是我妈的口吻:特-----拉纪。

他们祖孙之间的交集已经很少了,我看他们就像看自己的两个学生,我妈妈需要我来总结,不管总结得好不好,她总说行,挺好,听你的。我女儿需要我来展望,可是我揉皱了双眼,也看不清楚,不敢妄下断语,她愈加不屑。

   母亲节原来是个乞讨来的节日,是个孩子们恩赐的节日。只要他们还有点剩余的精力,能想到背后有个无怨无悔的黄脸婆,心里感到一点点纠结,就够了。

其实,除了空泛的口号,我们还能让他们做什么?口号也是动人的,只要是他们肯说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