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题跋2011  

2011-02-15 01:58:31|  分类: 随笔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没上网,穆巴拉克辞职了;再一转眼,已经遭通缉了。这年头看新闻的赶不上造新闻的。

在20岁以前,对政治强人,能朗朗上口的,齐奥赛斯库算得上一位。1989年,除了那个闪电的夏天让我恍惚,就是齐奥赛斯库掉了脑袋。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世界竟然可以变得这样翻天覆地慨而慷。20多年后,我看了齐氏夫妻逃亡的录像,前一刻还在广场上宣讲的国王,后一刻就是丧家之犬。一路逃亡,没有人肯收留,这时齐奥赛斯库的意志就开始涣散了,强人也许不惧刀枪,但是害怕被遗弃。他已经提前给自己宣判了死刑。

穆巴拉克的名字也算资深,能和我年龄媲美的国际友人了。风流也被雨打风吹去,我一直观察着强人的手腕会怎样扭断政变者的脖子,结果,他输了。好像也不意外。

让我们祈祷古巴的胡子爷爷绿树常青吧。

我的最早的国际政治记忆算是告一段落了。

老家我有一位同学坚持不上网,对他的淡定保持敬意。他好像没有因此落下什么,我却像得了强迫症一样,生怕错过了什么。网络让我们看别国的政变像一场家庭内讧,看别国的战争像旁观一场游戏,反观自己有时反而觉得不真实。

过年过得就像《同桌的你》,看起来依然得了一等奖,但早已不那么名至实归,颇有筷子里面拔旗杆的尴尬,这就是年复一年的节日。等我老了,等到过节时,但愿还能号召出一桌子吃饭的人来。

让我想想,有没有一点积极的,向上的,鼓舞人心的,正面的东西?有的,加班时剪辑一些音频,重听侯宝林的相声,依然可以笑得畅快;上班后去博物院看画展,我这画盲居然能看出点感动来;有一晚看聋哑小姑娘汪伊美的演出,忍不住流出泪来。

这个时代就像大烩菜,里面有你爱吃的,也总有不想碰的。

梁漱溟有一本书《这个世界会好吗》,他说会好,我就信,不信,又该怎样呢?

而今爱看点老人写的书,许倬云的,张五常的,他们话说的慢,拙,实,这会儿我才觉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是家里有位年轻人显然不认这个理。

这就是时代,这就是岁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