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聆听父亲  

2010-04-01 20:05:07|  分类: 看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诵经极为勤奋,竟然提前一天完成了阶段规划。中间插空看了台湾作家张大春的《聆听父亲》。眼见清明将近,我也要看看父亲去了。虽然不知他往生到何处,对于活着的人,因为还是他的血脉,所以这个人也就活着。草蛇灰线的绵延,直到看不见,记不起。

对于家谱,这几年好像又重新热了起来。虽然不乏攀龙附凤的“技术作业”,引来名人权贵为血统证添点光彩。张大春为自己还没出世的孩子写的这本书,追溯家族历史,真实的家族史也有传奇,有时甚至让人有这种错觉: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小说啊?

书里写到:小学时父亲每天给他讲故事:《水许传》、《三国演义》,张大春的父亲有旧学底子,讲起来又肯下力,自然会让儿子终生记得。

如果我的孩子长大了,若是写这段回忆,一定没什么色彩。

每个小孩子大约都有听故事的渴望,女儿小时候也是这样。只是一个讲得无趣,一个听得却起劲。我总是不耐烦,把几页完全信不得的童话书念得粗枝大叶,偷工减料。她会在每一个情节的转弯处耐心等着我的失误,纠正之后,依然放行。等我看到张大春的这本《聆听父亲》,再看她,原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讲过故事了。即便偶然兴之所至,人家也会有所保留的相信。

每一对母子、父子都是坐在一只跷跷板上,此起彼伏,倘若偶然间到了一个水平线上,大家都会不自在。大概是小学,认得几个字后,很得意的给人纠错。一次饭桌上,爸爸忽来兴致,讲起他小时候即兴作文:“……西风禀冽……”前后行文完全不记得了,我单单拎出一个“禀”字:“是西风凛冽!”

爸爸的演说没有继续下去。

长大了,我仍然有这个毛病。女儿认字向来是先认半边,而且敢说敢用,每天被我纠错数次毫不羞愧。于是我知道了,我爸爸真是脸皮薄。

  大概是女人的缘故?我对家谱好像没有太大兴趣,当然也乏善可陈。三年前给爸爸写祭文的时候,我才发现对他的人生十分隔膜。他没有陈述的热情,我们也没有倾听的兴趣。

 看别人的家族史,看出那么多的感慨。看自己的历史,在我出生之前的先人们,早已模糊不辨了。

目下,除了烧点纸,寄托一些缥缈的思念吧。对女儿来说,能有这样的踏青,如同一次放风。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