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值班感想  

2010-11-25 11:30:30|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值班,录完新闻后,十点多,不算晚。走在几经装修的楼道里,忽然间想到我竟然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多年。很多人说一个人一生中不跳几次槽,简直不可想象。我也曾经这么想来着,可是不小心做了卧槽马,一卧就是十几年。

十多年前,我还那么年轻,抱着孩子来应聘,心想这单位多神秘啊,多神圣啊,能来这儿工作得多光荣啊。那时刚辞了我的铁饭碗,觉得工作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年轻的好处就在于有再来一次两次的机会,所以砸上个把饭碗,算个鸟!

真正来了这里始知辛酸。这里的人员出身比过去阶级成分划得还要细,血统依然是个很重要的指标。将近有十年时间,我都在为身份问题难过。我是个适应能力比较差的人,融入能力更差,因为身份的问题,更觉得像个异类。其实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人家都是主人翁姿态,我是属于个体差异,反应比较大的那类。

等到混得脸熟了,皮厚了,人,也老了。老了就爱回忆,这几乎是通例。

八楼尽头那间办公室,每次战战兢兢地去,去聆听突如其来的美丽女上司的训斥;

七楼那些木制的椅子早就烟消云散了,两张椅子一拼,孩子小的时候,那里曾是她睡觉的床;

二楼通往直播室的路上,颜色不辨的地毯下有一处凹陷,不小心就会中了埋伏;

一楼那条幽暗的过道,我常常试着闭着眼睛走,总是到中途就忍不住害怕睁开眼看路。

这种单位人员流动性强,所以不是那种让人心生留恋的地方。但昨晚之后,我发现,有一天我老得在这里干不动了,离开了,一定会怀念它。

郎无情,妾有意。

大约十年前,五台山。还记得那样一个场景:宿在一家民间客栈里,阳光很亮,照进窗子,我和妈妈相对而卧,我正是最难过的时候,我妈说,一定会好的。我妈的乐观让我现在想起来都生热泪。

大概三年前,白洋淀。也是同样的场景,外面有风,天色已暗,我妈躺下就发出均匀的鼾声,她的动人之处在于永远像个孩子,吃得投入,睡得安稳。

一年前,在台湾。还是我和我妈,她的不好的视力已经看不了太远,但是仍然努力观望;饭桌上凡是没见过的菜式,她都勇于尝试。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发觉,人活着,往前看才重要。该忘记就忘记,才洒脱。我妈没什么觉悟,偏偏都做到了。我才知道榜样原来在跟前。

昨晚下班路上,我把感慨说给已经长得比我高的孩子:妈妈的青春年华都留在了这里啊。她说,最糟糕的是,混了这么多年还没当个领导。

顿时气氛变得愉快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