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我叫刘跃进  

2008-07-04 21:57:27|  分类: 看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震云是写小说的大家,翻开书看第一页就感觉到了。这就象武林小说中说的,高人还没出手,立刻就显示出不凡的气场来。看《我叫刘跃进》,便有这种感觉。刘震云已经不屑于用各种修饰了,平常的讲故事也有一种滴水不漏的逻辑能力在支撑,让你信,让你紧着往下看。

尤其打动我的是打头的一句:所有的悲剧都经不起推敲,悲剧之中,一地喜剧。一切尽在洞察之中的通透,让人了然。

   刘震云写刘跃进,不是用悲悯的语调来写农民工的苦,刘跃进的思维有点像《秋菊打官司》中的秋菊。在繁华的北京为了一张可能兑现更可能被赖账的六万元欠条执著奔走,哪怕更大的诱惑就在身边,他只认自己的理儿;刘震云写官场,不是极尽揭开内幕之能事,但看起来就那样三言两语勾画出来的官场更凶险,他让我们坚信,比贾主任道行深的人有的是,官场好比无间道;刘震云写富商,我看才是最可怜的,严格专门跑到工地来吃白菜炖萝卜,不是《甲方乙方》中那位把整村的鸡都快吃光了的大款,他是只有在寡油淡水的汤菜里,才能品味出其中人间烟火味。因为“有意思的事和话,都让那些胖子就着鲍鱼和鱼翅吃没了;仅剩的一些残汁,苟活于萝卜和白菜之中”。严格很瘦,在小说里,瘦成了一种意象,刘跃进也瘦,那些不能主宰自己的人都瘦。

   小说写得像接力赛,每个位置上的选手都认真,一出场就亮家伙,决不糊弄观众。而刘震云躲在幕后,是不动声色的操盘手。

    只是苦了我,熬了一夜看他的小说,耽误了写稿子,只好又熬一夜来赶工。

再说点题外话,刘震云写小说绝没有糊弄稿费之嫌,密密麻麻一大页都不带分段的。表扬一下。

下午看了个笑话:几位以为纹了身就成了黑社会的人,忍痛纹完身,就去酒店开房,仅剩一个尾号带4的了,大怒,要求换到隔壁228房,服务员不干。他们直接冲入228,结果被里面的人按住一阵暴打。其中一位全身纹了龙的哥们被打得最惨,对方边打边说:看清楚我纹的什么?哪吒!专门抽龙筋!

又听来一个笑话:俩小孩聊天,一个说:我妈35岁结婚,36岁生的我。另一个问:为啥要等到36岁?这位撇撇嘴:谁知道他们咋想的!

悲剧之中,一地喜剧。从此我就要如此阿Q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