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和青春有关的日子  

2008-05-03 23:19:53|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很一番功夫才看完《激荡三十年》,很好的一部书。近来看书很糙,而且不入脑,也许是杂念太多吧。

五一休息三天,有机会看看电视,就加班加点看了《金婚》,不错。

我们这个国家,可能和我一样,正是人到中年的时候,仍然有梦想,有激情,但也总忍不住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无论是经济学人的笔触,还是电视编剧的创意,都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在书里无意间看到顾准和吴敬琏的一段渊源,又忍不住想探究。近来对传记纪实类书籍颇感兴趣,我想了想可能和自身总是活不明白有很大关系。

思想者都是孤独的,因为他们呐喊的时候,人们都还在混沌之中,所以做注定要视这些先行者为异端。

我的远在山东的故友曾经是个很散淡的人,还记得很多年前寄给我的贺年片上写着白居易的“绿蚁焙新酒,红泥小火炉”,收到时正是下雪天,对人家中文系的高材生顿生仰慕之心。在此之前,从来没读过老白同志的这首诗。在我很轻狂的年轻岁月,她总是一派天高云淡的样子,那时候我衣着前卫,她说我真像《围城》里的鲍小姐。十几年过去,原来的“鲍小姐”作人已经畏首畏尾了,而故友却开始改头换面,为构建和谐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小到一个人的变化,大到一个国家的走向,都是一样的,中间的曲折变化,往往会导致结果的大相径庭。譬如以我过去的冲锋姿态,断断想不到今日是这样的状态;以故友的昔日的清雅,更无法想象她今日的主流态度。

我看马胜利,步鑫生,孙大午,风流人物啊,尽被雨打风吹去,是谁的翻云覆雨手在操纵这一切?想象牟其中英雄暮年,尽管每天还要坚持在监狱里长跑不堕其志,但他的时代已然逝去,好像《金婚》里那个四川小保姆问:蒋介石是谁?

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往上追溯,只能看到思想者远去的背影;往下看,年轻的叛逆者已然站出了他们自己的队形。我们,只能尴尬的立在中间,历史永远需要英雄来做注脚,哪怕是失败的英雄。

在这个变幻无常的春天,想念,那些年轻的岁月,那些可以选择的权力,那些事后看起来像是机会的东西······不过还好,我还憧憬未来,那些也许晴朗的岁月,那些重新抖擞的激情,那些可能是垂暮之年值得回忆的经历······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