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忆凡吾  

2007-02-09 01:00:37|  分类: 人到中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次同学聚会。席间个个都是中年面庞,说笑间却回到了二十年前。什么叫弹指一挥间?其实不用唾沫横飞给一脸懵懂的孩子讲,过二十年,他自然明白了。有些人生体验,果然不是能够言传身教的。

一桌子人说着我们彼此才能听懂的语言,少年时代未酬的心事,这时候都成了觥筹交错的辞令,是不是已经到了这个年龄?眼前的事记不住,以前的事忘不了。二十年过去了,在互相补充的记忆中,历史的面貌越来越清晰。

可是我们不约而同都屏蔽了一个人,李凡吾。他已经死了四年了吧?桌上坐着他的,遗孀(我为用这个词语羞愧,他的妻子应该有自己自由的身份)。大家都不是煞风景的人,所以在事无巨细都要提起来品味一番的酒桌上,没有一个人说这个名字。好像我们班从来没有这个人。历史的面貌其实可以改写的。

凡吾,天生相貌奇特,鹰钩鼻,尖耸陡峭,厚嘴唇,像面包圈,面颊削薄,幅员紧凑。高中时代的历史课本里,有胡人的画像,凡吾要是安上胡子,几乎是立体再现。相书上说奇人异相,只是料不到应在了短命这里。

凡吾在班上是个特立独行的人,男生好像不很喜欢她,因为他不够沉稳?还是过于喜怒形于色?反正他的女生缘要好一些。十六七岁的年纪里,很多男孩子已经长得很壮实了,只有凡吾还像豆芽菜,一米七的个子,只有94斤重。我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他想当兵,偷偷去体检,知道自己分量不足,提前在腿上绑了两个沙袋,竟然都没过关。羡煞我们一群想苗条的女生!

有一段时间我们坐同桌,我俩偷偷下象棋,棋子都是他用纸做的,没收了不心疼。果然就被班主任发现了。总是把眼镜挂在脸中间一团和善的老师走过来,先骂了凡吾,然后痛惜地对我说:“好娃,我是让你帮他的,咋还跟他学坏了?”其实是我要和他在课堂上下棋的,直到现在都很奇怪,为什么老师一直拿我当好学生看。

后来凡吾迷上了篆刻,那个年代没有上培训班一说。他好像很自然就学会了,然后买来绘图橡皮,给我刻了名章。我们经常在一起毫无心机地大笑,看到他一张大嘴咧开就扯到了腮帮子上,我就写打油诗嘲讽他。经常上课传个字条什么的,反正被老师发现,都是他干的。

再后来他迷上了一个班里的女孩子,很早熟也很世故的女孩子,人家当然是看不上他的,我们也很不屑他的这段一厢情愿的恋情。他便每天编一些数字传给那个女孩子,比如写“521”就是我爱伊的意思,真有今天网络一代的用语风范。

再后来,我们就分开了。一别数年,再见时,他是个小商人兼父亲,我是个无业的小母亲。第二次见我,他就把数万块钱交给我保管,说拿起来方便,一点没有戒心。

四年前的国庆节假期里,我陪着孩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突然电话响了。李凡吾遇车祸死了,奇怪车上好几个人,单没了他一个,据说他还是搭便车。

我都惊奇,为什么此刻关于他的记忆会这样清晰。如果他活着,在饭桌上,他依然会张开大嘴,信马由缰,不去看别人的脸色。他不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人,他有自己的标准。他是一个赤子。

 

我们的时代就这样在酒精中蒸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