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喜福会(12)  

2006-08-03 23:57:09|  分类: (原创)喜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福长也是开上了顺风船,仕途得意得很。人在得意的时候很容易原谅别人,主要是一种不计较,更何况对待女人,福长从来不缺乏耐心。找过四喜几次,拗不过,两人又在一起了。

四喜很讨厌自己这个样子,首鼠两端。但是她内心很留恋这样被人拖缠,仿佛自己尚有一点可供陶醉的资本。想到这里,四喜便觉得自己是一列即将驶入终点的火车,福长也许就是最后的旅客了。看着暮年的周镜依,沈四喜更加有时不我待的感觉。

 

再见伊梦时,她已经大腹便便了。四喜算了算,俩人竟然快一年没怎么联系过了。伊梦身形肥壮,神色倒是少了许多凌厉,一个女人的圆润需要每个不可缺少的环节的栽培。俩人一起吃了饭,伊梦意外地主动结了帐。

“坐会儿吧,四喜。这么久也没见面了。”伊梦的表情有一种四喜从来没见过的庄重和温柔。

“我一直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人,我知道。因为自己的贫寒出身,我总有一种报复的心理。要把自己没有的都找补回来,你不能理解贫穷给人烙下的印记。”

伊梦自顾自地解剖让四喜有种不忍:“其实不用说,我能理解。”

“你不理解!你只是能容忍。你是一个好女人,但这样的人通常不幸福,因为你太关注别人是不是开心,是不是难过,顾不上自己了。所以我心里从来只有自己,我只在乎自己。我拚着命来到城市里,就是为了不再过父母那样的生活。上大学,我宁可吃两个月的咸菜,也要买和你们一样的,甚至比你们还要时髦的衣裳,因为不想让你们小看我。”

四喜又看到了八年前那个一脸倔强的伊梦,永远像个好斗的公鸡。那时自己除了一些小儿女的幻想,哪里想到过生活的残酷?而伊梦早早地就清楚要拼,要抢才会有饭吃的道理了。

“我妈妈一直有病,上了班赚的钱几乎有一半都寄回去给她看病了。其实农村的人哪有那么娇贵,只不过把自己透支得太厉害。我恨死了穷,要不然,我妈今年不过60岁的光景,怎么就会没有了呢?我承认,郑凡如果没有钱,我绝对不会嫁给他。他也知道。”

四喜照例扮演的是倾听的对象,不过这次十分由衷。伊梦和她过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此刻无论她多富足,四喜觉得都是应该的。因为她曾经那么深刻地被穷苦刺伤过。伊梦继续在说:

“你知道郑凡为什么会和前妻离婚?因为那个城里的女孩子在满足了他最初的虚荣心之后,再不能给与他什么了。他跟我说,在娶了一个城里的女人之后,他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满足。那个女人一样是个小市民,反而不像我这样直接,真实。”

四喜说,其实你们原来就是一对,并肩作战的一对。

伊梦笑了,“对呀。我们利欲熏心,但从来不掩饰。我们互相攻击,但是都知道对方的底牌。这样的人看起来挺庸俗,可是真得很合适,很般配。”

伊梦抚了抚自己隆起的肚子:“尤其是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叫有子万事足。也明白了我妈临终前一直让我对郑凡的孩子好一点。她说,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知道,谁的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不要和一个没娘的孩子过不去。”

一个锐利的伊梦就这样在四喜眼中温柔圆润起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