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随笔---武汉行记1  

2006-08-17 02:06:41|  分类: 在途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颠簸,到了江城武汉。正是38度的高温天气,可是我并没有觉出多少暑热难耐。无论是宾馆、汽车还是饭店,强档的冷气吹得我浑身发冷。

    参加一个“中部六省崛起进行时”的直播。我本无幸担此重任的。因为已经有人在领导面前表示怀疑:像她那样稿子不会写,节目主持得一塌糊涂的人哪能去?但还是来了。有现成的脚本,用不着任何发挥,见字发声就足矣了,我并不热衷。

   出门需要应酬,尤其是陌生的同行,我实在不堪。做新闻的需要激情,只这一点就令我汗颜。我喜欢自己的谈话节目,尽管它并不热门。但随性,不做作,不夸张,有一种洗尽铅华的朴素,我喜欢。

   几乎全国的广电媒体都在改革,成立广播电视总台。几乎所有的电视都烧钱但得宠,几乎所有的电台都处于出钱出力不受重视的位置。满桌子人谈起改革,都一副茫然的样子。

   我本草民,原来并不关心这些大事。但想到今后,不免心忧。我所在的部门,改革之前,不过四五十人,一年节目经费不过一百来万;如今,节目没有增多,人员多了一倍,去年一年经费已高达七百多万。这就是改革。

   部门里人浮于事,勾心斗角也日趋普遍。改革充分唤醒了人们斗争的意识,有以年轻貌美见长的,有以喝酒取胜的,有在领导面前占据话语权的,林林总总,做节目反而成了其次。

   阿城说,所谓名士,应当是身处体制内而反体制的,象东晋时代的贵族。但在现时,我没这份胆量,更不具这份智慧。

   其实在人群的森林里,我们都是一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