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喜福会(10)  

2006-07-03 16:27:46|  分类: (原创)喜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夏天剩下一点尾声。楼下的树木有一种成熟的风度,平静安详。这时候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尽管很短。四喜觉得分外清爽,她已经很久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了,每天和周镜依在一起,母女俩的日子也和庭院里的植物一样,安静从容。周镜依已经恢复了常态,失去沈昌林的日子并没有使她们乱了生活的脚步,甚至更加----自由真实。周镜依暗暗为这个想法感到惭愧。

早晨醒来,她又开始一丝不苟地梳洗,一根根银色斑驳的头发还是让她忍不住伤感。她慢慢地聚拢起落在桌上的散发,然后对四喜说:“我想去看看你的父亲,亲生父亲。”这句话说得有些生涩,但是很清楚,四喜明白母亲的心思:她这一生几乎没有按自己的意愿生活过,此刻,就象快要退出赛场的运动员,来一次自主的告别演出吧,不受任何人的操纵。

四喜说:“我陪您一起去。”

 

车窗外的树木叶子呈现出浓绿的颜色,在呼啸中转瞬即逝。天空看起来洁净无比,沈四喜不是喜欢外出的人,此刻也有些心旷神怡。母女俩并排坐着,很少话。对座是一位中学老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半晌老师说:“你们母女长的真象,神似,尤其是眼睛。”周镜依看起来已经有些神思恍惚了,四喜看着沉默的母亲,忍不住心里一痛。

他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叫安邑的县城,并不远,5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周镜依从来没有来过,四喜非常肯定。和母亲这半年多的相处比过去的三十年了解得都多,四喜说:“妈,我的名字是你取的吧?”

“嗯。”

“想让我实实在在地过上喜兴日子?”

周镜依收回目光,很温柔地看着女儿:“是。不想让你和我一样,心里不自由。”

沈四喜又一次眼泪模糊。

 

安邑已经没有它名字的古朴了,一下火车,喧嚣扑面而来,每个店铺都不甘示弱地开着音响,声浪和着热浪,不由分说地把人卷进去。修理摩托车的,美容美发的,卖服装百货的,没有章法地掺杂在一起。四喜通过一个同学早就得到了林毓山-----自己的亲生父亲地址。这就是县城的好处,找一个人就象从筷橱里抽根筷子一样容易。

林毓山在县文化馆工作,应该退休了吧?但母女俩还是决定去单位试一试。

像很多县城一样,安邑的文化馆也是门庭冷落,进门有一个植物繁茂的花坛,没人侍弄地旺盛。杂草丛生,几株俗艳的鸡冠花热辣辣绽放着,树上的知了有腔有调地唱着。安邑的天气好象要热一些,周镜依忍不住还是一阵阵发冷。她看见四喜推开一扇门去询问,自己却忘了找一处阴凉地先躲一阵暑热。

四喜不一会儿回来,她把母亲带到走廊下:“先坐一会儿吧,他们打了电话,一会就来。”

周镜依尽管掩饰,还是流露出慌乱。这会儿好象才松了口气:“你也坐下等罢。”

四喜迟疑道:“他----知道我吗?”

周镜依摇了摇头。

 

院子里有三三两两的老年人出入,这里有间老干部活动中心。但是当林毓山走进来时,沈四喜还是一眼就认定了他。该怎么来解释血缘的神秘呢?在这个从来没有谋面的男人身上,沈四喜感到了震撼。

林毓山穿件灰色的衬衫,袖子松松地挽着,脚上一双老头布鞋,好像还有几滴油点子。看起来状态还算好,四喜仔细地看着他。

周镜依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林毓山愣住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