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喜福会(11)  

2006-07-23 16:56:10|  分类: (原创)喜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毓山清癯的脸庞有些微微抽搐:“镜依,你---还好呀?”

周镜依挤出一点笑容应道:“30年了,我们竟然又见面了。还活着,就不错。”

林毓山看到四喜,周镜依给他介绍:“这是我女儿,沈四喜。我就这一个孩子。”林毓山不知为什么眼光有些躲闪。

四喜看着竭力克制的两个人,决定还是出去走走。

 

安邑这个县城不大,两天的时间沈四喜转了好几遍。这天晚上回到宾馆,周镜依竟然早回来了:“明天我们回家吧。”

四喜原想陪着母亲多住些日子的:“这就回了?”

“回吧,心思了了。也该回了。”周镜依倒头睡去,不一会就呼声均匀了。看来她完成心愿,真的了无遗憾了。

第二天,林毓山一早赶到宾馆,这是四喜第二次见到他。他提着早点:“一会儿赶路,吃点东西吧。”

四喜说:“我出去吃,你们在。”

林毓山微笑着看着她:“一块吃吧,这几天也没和你说几句话。”

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吃了一顿不知滋味的早餐。周镜依沉默了半晌,道:“时候不早了,该走了。”

林毓山掏出两只小盒子,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刻了两枚印章,没什么送给你们,也就这个了。”

周镜依道:“这个爱好你倒还一直坚持着,原来早就说刻一个给我的,没想到竟然隔了三十年。”

林毓山不语,递给她一只盒子,周镜依打开,只见八个篆体字:一饮一啄,系之于分。看起来刻得久了,每个字迹的凹陷处也都有了氤氲的红色。

周镜依笑道:“我也不算白来一趟,没有空手回去。”

林毓山说:“早就刻好的,今天算是物归原主了。刻完这个还剩一块料,一直舍不得用。这两天叨空给四喜刻了一枚。真正是急就章了。”

四喜接过来,打开盒子,只见那几个字刚刚蘸过印泥,有一种新鲜醒目的红色:我家有女已长成。

林毓山不敢接四喜的目光,眼望别处说道:“喜欢就留个念想吧,我也没别的送给你。”

沈四喜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能叫出口来。

 

这年的冬天好像格外冷。沈四喜发现,女人的年纪真是禁不起。一过30,季节轮换得都快了。下班回来路上她给周镜依买了件厚厚的羽绒衣。周镜依这些日子迷上了国画,风雪不辍地去老年大学。四喜总觉得,她画画也许还在其次,主要是想让那枚印章有个用的地方。

期间,李致回来了。两个人平静地办了离婚,一块吃了一顿饭。

李致看着四喜:“这些日子,你好象变化很大。可是也说不出到底变在哪儿了。”

四喜笑了:“女人到了这个年龄,还是不变的好。”

“是啊,谁也没成心想怎么着,可是这变化还是来了。”李致有些感慨。这一年来,他发展得不错。男人说到底是一种社会动物,一年多点时间就扬眉吐气成这样了。说起来四喜还是更喜欢现在这种状态的李致,但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与世无争的人了。”四喜看着他,“我们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回不去从前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