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无题  

2006-07-11 14:02:56|  分类: 情感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刚才,带着女儿去一楼道歉。她已经十岁了,有自己的反抗形式了:嘴上虽说是“阿姨对不起”,眼睛却望着别处。

一楼是每天必过的关口,年已过半,门上的对联犹自红艳艳的。但是当它们遭遇一双十岁的“催花辣手”时,合该命绝了。

一楼的女主人终于按捺不住,一夫当关拦住被累及的家长,痛诉她的罪恶。门上的一个大“福”字已然不见了踪影,一边的对联也只剩条缕,另一边很显然岌岌可危了。我们每天匆匆而过,眼前风景被摧残成这样,这才认真观看了一把。尤其是是是,作案的凶手就在眼皮底下,多么尴尬。

拽着她的手来到楼下,敲开门,女主人是一副和善面孔,这让我道歉更自然由衷一点:“真对不起,你看我确实不知道······”

人家倒没有得理不让人,客气了几句。大意是已经知会作案者本人两次了,还是我行我素的情况下,不得已才向家长报案。伊又说:

“我这人不喜欢小动物,我跟她说,别把小狗带到阿姨跟前来。这说了还不如不说呢,一会儿来一趟······门房说了她两句,回来我看这边又撕了一块。”

 

每周都会去她四姨家和小妹妹玩,很快就在人家的院子里名声大振。最近一个星期没去,立刻就有人问,那个小胖姑娘最近没来哦。言语间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我说:一只鞋子惊天动地地扔下了,另一只好久不见动静,大家也着急不是?告诉他们,立刻造访!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