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喜福会(9)  

2006-06-19 23:08:22|  分类: (原创)喜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昌林每天的外出都是由周镜依牵着到楼下的小花园里坐那么一两个小时,从来没出过意外。偶尔清醒的时候,他会插上一两句话,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眼神缥缈的样子。看老沈象个思想家一样,有时周镜依还会拿他打打趣。小花园里都是老年人,发色斑驳,言语零散,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发日子。倘或有一个带着孙子或者外孙的,那人就明显得神气一些,话多,腿脚也跟着利落了许多。四喜有时陪着周镜依和沈昌林下楼来,总是忍不住心里要感慨一番。人生起点和终点都在这里汇聚,相形之下那种暮年的沉重总是让四喜难以接受。她恐惧自己的这一天。

   沈昌林也许在沉默中勘破了这一切?他走得那么无声无息,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周镜依一下子涣散了。她去报案,写经过,登寻人启事,每一件事都在默默地做,神情木然,这在四喜看来更可怕一些。她本是一个言拙的人,除了陪着妈妈,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母女俩沉默中过了几天,周镜依仿佛精神好了一些。她整理着相册,一页页翻过去:“这么些年了,我们三个人竟没有在一起的照片。”她叹了口气:“你爸爸也许前辈子就欠我的,今生该着他还了。照顾着一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一个心不在焉的老婆。哪个男人心里不憋屈?”

四喜想起沈昌林,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这么些年来,在和母亲疏离的那些岁月里,倒是和这个“爸爸”更亲近一些。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四喜愿意和父亲在一起,很享受那种被环护的感觉。

沈昌林不是一个细腻的男人,经常会喝多了酒,回来之后便会骂周镜依:“你他妈倒是说句话呀,别象个死人似的给我看。”四喜还记得每到这时候,周镜依便会把她赶回自己的房间里,“去写你的作业。”隔着房间,四喜还能听到沈昌林自说自话:“我这算过的什么日子,一天跟在冰窖里差不多,你他妈还算是个什么女人吗?”

每隔一段时间这样的场景便会重复一次,隔天的沈昌林一定是分外殷勤,四喜已经拿准了,这天一般是个有求必应的日子,所以,永远水波不兴的周镜依倒让四喜觉得难以接近了。

周镜依合上相册,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绞着双手,“我是惩罚你爸爸呢还是我自己呀?”眼泪顺着她眼角的纹路四散开来,四喜看到这个女人的矜持终于在渐渐释放的哭声中一点点消失了----她是那么可怜的一个老太太。

四喜拥住这个瘦弱的女人:“妈妈,不爱就是不爱,我们谁也不能勉强自己的。你不要怪自己。”

周镜依茫然地转过头来:“你爸爸是为了爱,他得到了什么呢?不值呀。他那样健壮的人,得这样的病,不就是心病堵着吗?这么些年,连闹他也找不着对手,只有和自己较劲了。等我醒悟的时候,他却连个机会都不留给我。我们俩为什么总也赶不上一趟车呢?”

四喜一直以为周镜依是万事通透的,这会儿才知道,妈妈远没有活明白。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