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小说)喜福会(4)  

2006-05-09 22:51:30|  分类: (原创)喜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好长时间两人没见面,刘福长倒是每天都有电话,嘘寒问暖。只是在今天天冷,多穿衣服”“吃好喝好,别亏着自己的问候中,沈四喜总是咀嚼出一种刻意。好象一个认真的学生按时完成功课。四喜的心便也淡了下去。

   伊梦最近倒是每天来公司,不过都是找郑凡的,有时干脆连和四喜打个招呼都免了。四喜真的很羡慕伊梦不管不顾的样子,她不怪她。这笔广告合约单子果然是让伊梦拿到了。对伊梦来说,附带收获了郑凡,两个改头换面的人在十几年后重新接头,很意外的还又对上了暗号,都有种喜出望外。不长时间,竟准备结婚了。

   四喜空闲的时间便只好回娘家。当年上大学,她考得远远的,就是想离家远一点,让妈妈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四喜的妈妈是个精致女人,名字和她的人一样,周镜依。小时候,四喜最恨母亲为她取这样一个俗气的名字,好像是为了把两人的反差拉得更大一些似的。尽管现在早不是这样想了,但不知为什么,她还是一直不喜欢回来。而周镜依从来没有像个缠绵的母亲一样抱怨她,母女之间有种相敬如宾的冷淡,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心结纠缠了四喜多年,她是那种不愿意多为难自己的人,想不通便不想了,为什么总得找到原因呢?四喜相信,人生下来就是带这笔糊涂账的。

   无论四喜什么时候回来,周镜依总是穿得一丝不苟的样子,她是能随时出门参加宴会的女人,不管在什么年纪。她正在为四喜的父亲---沈昌林喂粥。沈昌林患老年痴呆症已经八年了,周镜依象照顾婴儿般照顾了他八年。 阳光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为沈昌林花白的头发勾出一道金边,他围着围嘴,眼光木然,认不出来者和他有什么关系。这是那个曾经孔武的男人吗,四喜想。

   但周镜依还是周镜依。看到四喜,她微笑着:还有一点粥,吃点吧?

   “哦。四喜其实想说自己刚吃过。

  “ 今天你爸爸叫你名字了,可清楚呢。周镜依依然微笑着,痴呆症只是医生取的一个名称,我想他的心里其实很明白。

    那他干嘛要表现成这样呢?四喜心里想。

    镜依道:肯定是你爸爸他自己选择的,这样他就不累了。

    “李致也算个好孩子。你也是。周镜依又说,有的男人是坚果,皮太坚硬,吃起果实就困难些。

    四喜洗碗的时候,打了一个碗。

    “晚了,你回吧。周镜依淡淡地说。

   李致空前地没在电脑前,他坐在沙发上等四喜回来。

  “上海有个软件公司请我过去工作,我想试试。”

“很久吗?”四喜看见自己成了一尾孤独的金鱼。

“不知道。”李致低着头,颀长的手指摁灭了烟蒂。

  

     伊梦和郑凡的婚礼举办得热闹非常。听婚庆司仪的介绍,大家只道是一个青年才俊,钻石王老五,一位如花美眷,待字闺中,偶然相逢,一见钟情,才有了今天的共结连理。婚礼上来宾们出的各种节目,都没吓得住伊梦,豪爽作风令人赞叹。

     刘福长来电话了。四喜记不清两人多就没联系过了,两个月,三个月?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