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风尘误  

2006-04-22 23:43:18|  分类: 情感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有握过笔了,说起来也算是从事文字工作的人,真是汗颜。

    很快就到了容易回忆的年代,想到二十年前,我曾经是怎样一个文学青年,痴狂且沉醉,全然没有理会过高考之类的威胁。

     现在没有人威胁我了,写字的功能却退化了。日复一日,不过是充当蹩脚裁缝,攒着东拼西凑的稿子,算着即将到手的银子。在真金白银面前,在讨生计的卑微中,文字是最无力帮助我的,忘却它,便也自然。

     如同很多年轻人已经习惯用键盘一样,我也发现用笔的诸多不便,再坚实的爱恋也抵挡不住科技的侵略。那个本子幽怨地躺在抽屉里,起初还敷衍一下它,如同一个良知未泯尽的负心男人;后来,便再不去理会它了。

     我有种种借口,甚至给老妈的电话都日渐稀少,更何况其他?脑子里装满了生存和投机,累也得挺着。没处说,更没脸说。和旧日同学在一起,觥筹交错间,总有一些隐约的试探,活在世上,衡量你的那些东西置备了多少,大家都关心,因为这是我们统一的度量衡。气壮的,买单亦是痛快的;而吃了白食的,心里少不了咒骂几句:不长眼的老天!

     于是就这么十年,二十年过去了,满面风尘色,两手都攥空。原来握笔时磨出的茧痕也不见了。回来后声色俱厉地教训孩子,想起多年前自己的父母,惊讶于生命的复制精确无比。在孩子毫不在意地反驳声中,突然听到了当年母亲眼泪滴落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