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原创小说)喜福会(完整版 1)  

2006-11-14 22:32:0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刘福长是在一个庞杂的饭桌上,东道和作陪都面目模糊了。只记得两个人的名字依次被拿出来介绍的时候,沈四喜留意了一下。如今,稍觉俗气点的名字大都被主人淘汰了,只在四喜看来,世俗中自有一种实在的喜悦,因此坚决没改。记得后来问起刘福长,他也是这个意思。

    沈四喜是个矜持的人,长得又不算太招人,通常成不了饭桌的灵魂。所以刘福长什么时候在意上她,她真没察觉。这就很值得自豪,在女人的每一个年龄阶段,都需要男人的关注,刘福长在沈四喜渐趋寂寞的生活中适时出现,真有点正合我意的意思。两个人都到了熟悉游戏规则的年龄,默契是不在话下的。直觉上刘福长应该是个情史不清白的男人,但四喜从来没问过,包括在床上。这也许正是四喜的聪明和优势。

  刘福长是个公务员,大把的闲暇时光就用来做兼职摄影师。有艺术倾向的人在机关很难得志,他也就更乐得闲云野鹤了。沈四喜是个会计,这个职业让四喜感到造化弄人,好在实际做起来,她发现会计远没有达到象书上写的事前预算,事后监督那样的高度,反而松了口气。
    
两个人在一起光是阴差阳错的工作就有共同话题,发起感慨也是惺惺相惜,单独出来吃饭更顺理成章。两三顿之后,气氛便有些暧昧了。其实谜底早已翻开,沈四喜反倒有些犹疑,竟有点患得患失起来。刘福长洞若观火,手段娴熟,他只说:我就是想让你高兴。你高兴了,我也就高兴了。我们这个年龄,不可能许诺什么,但我肯定会很负责地说:我会对你好。
   
有这样一席表白就够了,沈四喜心想,对自己也算有个交代了。接下来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沈四喜算是个良家妇女,说起开房之类总觉得有些遥远,轮到自己实践,竟没有一点生疏。每次事后刘福长总会说起他的朋友的艳闻趣事,沈四喜一边倾听,一边忍不住想没准主人公就是躺在身边的这个人。但这毫不妨碍她对每次约会的期盼,很有点英雄不问出处的慷慨。
   
两个人有共同的朋友,大家一起的时候,刘福长的表演堪称大师级别,沈四喜坚信没有人能看出他俩的秘密。谈笑风生间,四喜经常有种恍惚的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和自己耳鬓厮磨过么?
    
四喜没有因为刘福长的出现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按时上下班,李致一点没有察觉的样子。四喜亦没有愧疚,这很让她感叹自己的变化。李致是个沉默的人,在完成了恋爱求婚这个需要大费唇舌的工作之后,李致更不喜欢说话了。只要他在家,电脑永远开着。他更热衷于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点程序交流。因为李致对电脑的精通,沈四喜除了会计电算化必须要求的以外从不使用电脑。
   
每次约会时,刘福长总是带着他的笔记本,里面储藏着很多照片,纪录片,激情之后两个人总会选一部片子来看,共同沉醉在某种氛围中,这是刘福长的长项,他不会让时间有一点空白的尴尬。沈四喜偎在刘福长身边看纪录片的时候,经常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制造这样的情境并不需要难度,怎么却是以这种方式得到呢?

其实两人见面并不频繁,短信往来更交织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沈四喜中文系的出身在这里总算有次淋漓尽致地发挥。刘福长在洞察女人心理方面向来不示弱,在文字上两人较上了劲,都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快感。

   刘福长经常出些闲差,他给四喜发来信息: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在异乡,哪怕一天,缠绕在一起做饭,裸裎相对,吃秀色也吃干饭。

  四喜手指翻飞:哪怕不说一句话,只任两人面前的茶杯白气缭绕,或相交或平行,窗外风景流转,你我目光痴缠。

  刘福长最善于把握节奏:你知道自己的诱人之处在哪里吗?在于眼神纯净,内心狂野,这样的女人会激起男人的驯服欲,比如我。

   沈四喜觉得血往上涌:愿做你手掌中的一块璞玉,任你雕琢。

   刘福长有一副浑厚的嗓音,他会在电话里给四喜唱歌: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我的灰姑娘······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一种奇特的颤音,撞着四喜的耳膜,就像他在她的耳后吹气,沈四喜一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在纸上画圈,很快就漾出无数波纹。

   这些话在十年前说,沈四喜会醉,现在仍然有杀伤力这是四喜没想到的。两人很显然都很陶醉于这种游戏,所以会让每一次见面的搏斗更加投入。刘福长说,这叫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说这话的时候,并不妨碍刘福长一手揽住四喜,一手拿出手机让她看他老婆孩子的照片。四喜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不提问题也不发表意见。这时候,刘福长自己会说,老婆是个贤惠的女人,从没有因为自己升职无望而抱怨过。

他说,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做事更要考虑周全,不要让无辜的人受伤。四喜心想,这道理我何尝不懂?只是说出来就不好了。四喜觉得,这个男人没有走诉说家庭不幸来俘获女人的路子,已经算是不错,何必苛求呢?只是刘福长更有好奇心一些,总会时不时问一问李致的情况。四喜回答得并不热心,她在他身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圆圈,手指抚触处有福长的肌肤绵软的回应,散发出一种润泽的气息,使人沉迷。

四喜好像更不喜欢说话了,但善于倾听的女人总会有市场。伊梦总有电话打来述说最新情事,伊梦是四喜大学里的上铺,在学校不见得关系怎么样,倒是上了班反而联系紧密起来。伊梦至今独身的身份注定着无限可能,也让四喜成了一个最没有危险的听众。伊梦在一间广告公司任创意总监,没见多少作品,但总是客户不断, 听起来每个客户都是潜在的色狼,这让伊梦的生活充满新鲜。她从来不问四喜的事,自顾自滔滔不绝,中间夹杂着四喜适时地”“真的呀,使得伊梦不管得意还是失恋,习惯性就会拨给四喜。

天气好的时候,两个人会相约逛逛街,一起吃饭喝茶,付账时,伊梦总是没有零钱,四喜也习惯了。她喜欢伊梦毫不做作地撒谎,这样率性的活着肯定会舒服得多,四喜却模仿不来。一次试完衣服,伊梦把手机落在了四喜包袋里,分手后,电话响了,看见是外地的号码,四喜就接了。

凤珍啊,电话那边不等应声,接着说起来:你汇给你娘看病的钱花玩了,医院又催着交钱呢,你说咋办呢?

四喜打的把手机送给伊梦时,伊梦看了看,转身上楼了。四喜看到她不快的样子,知道自己错了。

和刘福长在一起时,四喜便说了这事。福长头枕着胳膊,缓缓地说:一个出身卑微的人,时刻在想的就是和过去决断。而女人的方式总比男人更绝决一些,改掉名字,其实是她迈出的第一步。她还会付出更多的努力,改变其他。

   四喜想,她无意间窥破的正是伊梦竭力要忘记要改变的,她怎么能不生气呢?四喜是那种总是替别人想的人,如此一来更是心怀愧疚。她想到公司最近开会时说到准备做形象广告,如果能替伊梦接到这笔单子,也算是对她最切实的回报。

   选了个星期一, 沈四喜郑重其事敲开了郑凡的门。郑凡空降到这个公司一年了吧,四喜想,好像没进来过几次。郑凡嘘了一声,他正在接电话:王姐,您的关照我能看不出来嘛,改天,一定给个面子让我表示一下。好,好,没问题就这样

   “妈的,变态!放下电话,郑凡松了松领口。这时好像才看清四喜。

   --喜,你的名字挺有意思。郑凡微笑:有事?”

听四喜讲完,郑凡眼望虚空:你倒是挺为公司着想的,改天让他们来谈谈想法吧

听到四喜的讯息,伊梦好像并不热心:你老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这事如果让给你来做,摆明是钓你嘛。谁不知道这中间的油水?算了,得空我去探探虚实。

这样一来四喜倒有些惴惴。她疑惑这件事怎么伊梦反倒是一副主动权在握的样子,好像是伊梦在帮她的忙。

伊梦却来得神速。她的扮相有些芙蓉姐姐的气质,毫无章法的自信。四喜和她一道走向郑凡办公室的路上,突然了悟:其实自己一直以来愿意和伊梦在一起,原来只是喜欢她奋不顾身生活的劲头。

推开门,没来得及四喜介绍,郑凡就猛地站起来:---牛凤······”

伊梦干脆利落地截断他的话:郑永军,我是伊梦。人随势就坐进了沙发里。

 

回到家,李致依然头也不回地在电脑前。四喜放下包,就拐到厨房里去。结婚四年了,四喜还是没办法把饭做得创意无限。西红柿洗了、泡了、剥了,堆在盘子里涣散瘫软,像一个外表紧致的女人脱下了束身衣的一泻千里。李致喜欢吃甜食,四喜放了多多的糖,这是她能做得到的。

吃完饭,李致对着剩菜说:你做饭就和你做人一样,其实很卖气力,可总有一股心不在焉的味道。李致是那种不经常说话的人,说了就一语中的。

要个孩子会不会好些?四喜问。

李致去了电脑那里。

竟然伊梦来造访,这是她自四喜婚后第一次来。伊梦喝了酒:

世界真他妈小,郑永军----郑凡,你知道我们是同乡吗?上学他追了我四年,我都没正眼瞧过他。哼,几年不见,走了狗屎运了。他那时请我吃饭,点个鱼香肉丝还要咬咬牙,今天摆明要显摆一下。当我是谁呀?这点免疫力没有,我能活到现在?这个单子我非得拿下!

伊梦踱到李致身边:你在这里面就是当个盟主又能怎么着?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迷恋网络吗?因为你们不敢面对现实,因为你们没女人实在,因为你----李致,就是你,不像我,咬牙切齿地活!

李致仍然没回头:我还是不够头脑简单,要是像电脑一样,只认得01就好了。

四喜想,如果李致和伊梦在一起,他们谁会改变谁呢?

 

刘福长的一幅照片在全国获了个二等奖,得到局里新局长的赏识,于是就调福长到办公室,专门给领导摄影。四喜说,你这也算是御前画工了。饶是福长有点定力,也有种拨开乌云见晴天的兴奋,磨刀霍霍地准备奔赴新岗位了。

接下来好长时间两人没见面,刘福长倒是每天都有电话,嘘寒问暖。只是在今天天冷,多穿衣服”“吃好喝好,别亏着自己的问候中,沈四喜总是咀嚼出一种刻意。好象一个认真的学生按时完成功课。四喜的心便也淡了下去。

   伊梦最近倒是每天来公司,不过都是找郑凡的,有时干脆连和四喜打个招呼都免了。四喜真的很羡慕伊梦不管不顾的样子,她不怪她。这笔广告合约单子果然是让伊梦拿到了。对伊梦来说,附带收获了郑凡,两个改头换面的人在十几年后重新接头,很意外的还又对上了暗号,都有种喜出望外。不长时间,竟准备结婚了。

   四喜空闲的时间便只好回娘家。当年上大学,她考得远远的,就是想离家远一点,让妈妈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四喜的妈妈是个精致女人,名字和她的人一样,周镜依。小时候,四喜最恨母亲为她取这样一个俗气的名字,好像是为了把两人的反差拉得更大一些似的。尽管现在早不是这样想了,但不知为什么,她还是一直不喜欢回来。而周镜依从来没有像个缠绵的母亲一样抱怨她,母女之间有种相敬如宾的冷淡,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心结纠缠了四喜多年,她是那种不愿意多为难自己的人,想不通便不想了,为什么总得找到原因呢?四喜相信,人生下来就是带这笔糊涂账的。

   无论四喜什么时候回来,周镜依总是穿得一丝不苟的样子,她是能随时能出门参加宴会的女人,不管在什么年纪。她正在为四喜的父亲---沈昌林喂粥。沈昌林患老年痴呆症已经八年了,周镜依象照顾婴儿般照顾了他八年。 阳光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为沈昌林花白的头发勾出一道金边,他围着围嘴,眼光木然,认不出来者和他有什么关系。这是那个曾经孔武的男人吗,四喜想。

   但周镜依还是周镜依。看到四喜,她微笑着:还有一点粥,吃点吧?

   哦。四喜其实想说自己刚吃过。

  “ 今天你爸爸叫你名字了,可清楚呢。周镜依依然微笑着,痴呆症只是医生取的一个名称,我想他的心里其实很明白。

    那他干嘛要表现成这样呢?四喜心里想。

    镜依道:肯定是你爸爸他自己选择的,这样他就不累了。

    李致也算个好孩子。你也是。周镜依又说,有的男人是坚果,皮太坚硬,吃起果实就困难些。

    四喜洗碗的时候,打了一个碗。

    晚了,你回吧。周镜依淡淡地说。

   李致空前地没在电脑前,他坐在沙发上等四喜回来。

  上海有个软件公司请我过去工作,我想试试。

很久吗?四喜看见自己成了一尾孤独的金鱼。

不知道。李致低着头,颀长的手指摁灭了烟蒂。

  

   伊梦和郑凡的婚礼举办得热闹非常。听婚庆司仪的介绍,大家只道是一个青年才俊,钻石王老五,一位如花美眷,待字闺中,偶然相逢,一见钟情,共结连理。婚礼上来宾们出的各种节目,都没吓得住伊梦,豪爽作风令人赞叹。

   刘福长来电话了。四喜记不清两人多就没联系过了,两个月,三个月?

许久不见,刘福长看起来富态一些,或者是气色好一些?四喜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看来御前画工还是挺受重用?话一出口,四喜便觉有些刻薄。

福长不以为忤:你我皆凡人,活在人世间,利字摆中间,把道义放两边。李宗盛唱得好啊。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有了,我发现自己其实挺上道。可惜就是晚了一些。

四喜说:最近人们变化都挺大,倒像是我一人落伍了。

福长笑了:江湖险恶,男人打打杀杀也就算了,女人也搅进来,就不好了。

四喜想起了伊梦:女人搅进来,只怕你们就不是对手了。

福长想了想:有道理。在男权世界里,女人闯进来不容易,可一旦进来了,个把男人算什么?

那我没闯进你们的世界,又算什么呢?

谁说没闯进去?我不都是你的了吗?随时应召。

两人都笑了。四喜觉得以前的那个福长又渐渐回归了。

福长的优点就在于拿捏得当,把两人之间的隔膜轻易就化解了。四喜感叹,这样的人才真该早被发现,要不早就是呼风唤雨的角色了。

四喜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李致的离开有什么变化,只是每天回家,看到那台寂寞的电脑,她会愣一下。李致临走时,给她一组号码,说给她申请了一个电子信箱,有心情时写封信吧。他说。

四喜走过去,那张纸片上已经有些微的灰尘了。

四喜决定写封信。打开邮箱,原来早有一封未读信件。

沈四喜:

    有一天,我在富尚酒店帮他们做一套酒店管理系统,看到了你们----在吃饭,喝咖啡,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很贱!以后你们去做什么,不用我说了吧,我怕恶心。

如果是伊梦做这种事,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是你!看起来贞节无比的你。

你所做的,让我看到。这对你对我都是一种不幸。

出去之后,如果我夜夜买春,与其说这是报复你,不如说是重视你。所以我不用这种低级方式。

这是我离开的原因。我怕克制不住自己会杀了你。

 

沈四喜默默地坐着,像被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自虐似的,她把那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会儿就只觉一片轰鸣声了。

  半夜两点,四喜往家里打了电话:妈,我想回家。

  周镜依电话那边的声音在深夜显得清晰明亮:现在就回吧,我等你。

  四喜号啕大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