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钵

格物致知

 
 
 

日志

 
 

似水流年  

2006-11-11 23:08:22|  分类: 随笔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到故人的一则短信,祝我生日快乐的。这么些年了,早没了小孩儿心性,把个生日记得那么重。马齿徒增耳,有何进益呢?不用屈指来数,已经是三张半的人了,开到荼糜花事了。

   闲在家里没事,便又翻了一遍《红楼梦》,想我这个年纪,便是宝玉口中的老婆子了,已经是可憎可恶了。

  女儿不久前刚过完生日,比过年还有盼头,她早早就动脑筋筹划着请这个请那个,忙得紧。倒是乐得我省心看个热闹罢。她这样懵懂无知的年纪很快就要过去,何苦板起脸来呢?我喜欢和她厮混着不明就里地过日子的感觉。

  眼看着镜子里的人越来越不入眼,相挡都挡不住的衰老一天天走近。又不到可以回身检视可以骄傲总结的时间,正是青黄不接的尴尬。依我,过什么生日,不如出去逛去。

  往日没仔细看,原来那多浑虫和灯姑娘正是晴雯的哥嫂。直到晴雯被赶出大观园,曹雪芹才总结了灯姑娘一句:他便延揽英雄,招纳才俊,府里有一半竟被他考试过了。这话说得真精辟,真刻薄,让我笑了一回。

   日子这样过去,我已不以为意。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